>

看海鸥相机印证的那个时代

- 编辑:bet36体育在线 -

看海鸥相机印证的那个时代

  作为中国最早的自主相机品牌,海鸥相机为无数家庭留下了珍贵的影像,是很多60后、70后乃至80后心目中的时代经典,很多人心中都有着“海鸥情结”。

  马正康就是其中一位。他是原上海东昌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主任工程师,曾在1995年、1997年两次荣获上海市劳动模范称号,退休后,他开始收藏海鸥相机。至今,他总共收藏了500台相机,其中海鸥相机有300多台,覆盖了150个型号,190个款式。望着一柜子的相机,他说,相机不只是相机,也是时代记忆。

  照相机工业的线月,上海文艺会堂的一场展览上,陈列着一个马正康提供的海鸥相机收藏专柜。他精心挑选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颇具代表性的多个款型。既有最经典最普及的“海鸥”单反DF-1型,也有出口日本、德国的“海鸥”双反4A,出口美国的6镜头立体相机,以及一体化程序控制的DF-2000型等。

  马正康说:“当年,海鸥相机很紧俏,要通宵排队才能买到,而且是凭票供应的。晚上六七点钟就去排队,到第二天一早才能拿到票去买一台心仪已久的海鸥相机。”

  据了解,中国照相机工业线年。在国家“发展经济”和“改造工商业”等政策的推动下,之后的4年里,北京、天津、上海、南京、广州、重庆相继建立了照相机厂。而海鸥牌相机,见证了新中国的进步与发展。

  北京、天津的照相机厂生产简单的照相机,而上海作为大工业城市自然不能落后。原上海照相机总厂总工程师表示,上海1958年开始生产照相机,一起步就是德国徕卡3B的水平,而徕卡是1936年生产的,上海落后20多年,起步水平已属不低。

  当时厂里成立了试制造小组,根据德国徕卡旁轴相机为原型进行仿制,后来成为鼎鼎大名的“上海58”。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我国的国防、公安、新闻、医疗、科研、体育等领域急需国产的高级单反相机。当时工业基础力量还相当薄弱,上海照相机厂临危受命。1964年,我国第一台高级单反相机上海DF-7型研制成功。1968年后,为了满足出口需要,上海照相机厂注册了“海鸥商标”,寓意“飞向世界”。现在百姓家中和收藏家手中很多海鸥A4或者凤凰205型相机就诞生在那时。如今位于徐汇区安福路300号的上海老相机制造博物馆,还陈列着当年制造海鸥4A时的生产车间。

  “收藏的东西不是讲使用价值的,如果说使用价值,手机拍出来的照片也比它好,收藏就是讲收藏价值。”2009年退休以后,马正康开始专注收藏国产相机,收藏了六七十个品牌,涵盖凤凰、华夏、东方、华中、华山、虎丘等等。后来,他觉得自己收得太杂,转而专注于海鸥相机的收藏。他认为,海鸥是国产相机的第一块牌子,因为其他的牌子有些是仿产。

  多年的收藏经验让马正康对上海照相机厂的历史如数家珍:先有上海照相机厂,后来再建了上海照相机二厂,再有三厂、四厂、五厂;再后来成立照相机总厂,改制以后,成了上海海鸥照相机有限公司;2014年,上海海鸥数码照相机有限公司成立

  海鸥相机有不同型号,而且同一型号也会有不同版本:有带海鸥图案的和不带图案的;有汉字图标和英文图标的;目镜有圆形和方形的;机顶有金属和塑料的;机身有黑和白的;标志有粗体和细体的;产品有出口版和纪念版等。

  马正康最近在做自己所有的“海鸥”牌照相机各种型号版本收藏(不完全)清单,他说此目录以型号为主,兼收各种版本(款式),力求涵盖曾经上市过的“海鸥”牌相机的主要型款。“资料有限,贻误多多,希望大家帮助提供资料或实物,补正补全,得以完成一份相对完整的海鸥相机实物档案。”他在资料里写道。

  上海市华侨摄影协会相机收藏研究会集中了上海爱好相机收藏的人,马正康也是其中一位。朋友和同好送他一个外号“海鸥第一人”。他说目前已知,自己收藏海鸥牌的型号和款式是最多的:“我什么型号都收。海鸥相机里面有50多个型号是傻瓜相机,很多收藏家认为收藏价值比较低,他们不收。他们喜欢机械的、全电子的海鸥相机,专门钻在海鸥相机(型号和款式)里面的很少。”

  上海市华侨摄影协会副主席祖忠人也有“海鸥情结”,收藏海鸥相机的历史比马正康还要久。现在,马正康在微信上有一群同好。他所在的名为“难忘海鸥相机”的微信群里,有原海鸥照相机厂的总工程师、技术员,也有一些相机收藏家。有“海鸥情结”的一帮人聚到一起,看到马正康的收藏事业,大家都很支持,对马正康说,要什么资料他们都会帮忙找。原海鸥相机厂里的干部和职工还跟马正康约好,近期来看他的藏品。有些马正康收藏的海鸥相机,连厂里的工程师都不知道,比如潜水相机。

  “以前出去玩都没有相机的,要出去玩就是问工会借。工会是为职工服务的,单位的人可以去借。”马正康拥有的第一台相机是海鸥4A,上世纪八十年代买来自用的,“当时只要有个海鸥,真的非常满足”。一卷胶卷16张,自己买显影液、定影液和放大机,“没有什么文艺生活,自己冲胶卷就是文艺生活了。”当时家里还是住老式的石库门房子,光线较暗,晚上等妻子睡着,找块红布盖在缝纫机上,就是简易“暗房”了。

  如今家里的藏品基本都是近10年收的,虽被朋友称为“海鸥第一人”,但是马正康说自己还是个新兵。海鸥DC33是中国第一台数码相机,总生产量只有100多台,马正康之前一直没有收到。后来在中华相机论坛上面看到有人在出售,他立马跟对方联系,以960元的价格拿下,圆了一个心愿。

  有一次,马正康在网上看到成都的一个私人卖家在出售一台数码海鸥相机,他当即买了机票飞过去,后来发现,收回来的相机里有着女婿的照片。他立马发给女婿,问是不是他,女婿说是的。女婿以前在上海建工做监理工作,在工地和办公室里拍了几张照片,后来大约是过时的相机被单位淘汰,巧合地被马正康收了回来。他向记者展示了当时老式的内存卡,现在市面上几乎见不到了。

  家里的相机全部放在柜子里,马正康自己也不喜欢照看,反而是马太太会定期帮他打扫灰尘,帮他照看。相机的保存特别怕“潮”,马正康家里放了两个大的防潮箱,把“宝贝”相机安放在防潮箱里。

  退休前,上海很多大工程的建设中都有马正康的身影:1978年任上海建工三建第三工程处负责人,兼任薛家浜万吨冷库、上海炼油厂、江南造船厂、宝山钢铁等项目负责人;1986年任上海建工三建第五工程处负责人,兼任上海百乐门大酒店、启华大厦等项目负责人;1992年任上海建工三建装饰公司经理,兼任上海第一八佰伴、延安饭店等项目负责人;1994年任上海东昌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参与上海浦东国际机场、上海交银金融大厦等项目建设。 退休之后,他的生活重心转向个人爱好。除了相机之外,马正康还喜欢旅游。他走过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出去玩的时候,他也会给太太拍照,照片全部用硬盘保存。女儿回上海住了3个月后又离开了,没了逗弄外孙的乐趣,马正康又打算出去旅游了。他做出行决定的速度很快,白天想到想去哪里玩,晚上就买好机票了,他说退休后就完全可以由着自己的兴趣爱好了。

  马正康收藏的海鸥相机大致可以分为十一大类:平视旁轴型,如海鸥205型、501型;皮腔翻盖型,如海鸥203型、203-1型;单镜头反光型,如海鸥DF-1型;双镜头反光型,如4A1型;全自动袖珍型,俗称傻瓜机;座机;特殊相机,用于军事、医疗、工业等领域;数码相机;放大机;纪念性相机;出口代工型相机。

  要说最为满意的藏品,是4个纪念款:1998年海鸥照相机厂40周年纪念版4A-107型,1997年香港回归版DF-300X型,1999年澳门回归版4A-105型和2000年千禧版DF-1000型。集齐这4个纪念款的藏家并不多,马正康说起的时候还颇有些自豪。

  相机摆在那里,我可以跟它对话的。比如说打不开了,它可能就是说要给我加加油了,马正康说,照相机不只是照相机,还有文化和历史。比如海鸥4A是最好的,当时是最好的工程师造的,到了第二代,讲究多快好省,就开始用差一些的零件。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年,马正康说,40年前,他的工资只有几十块钱,如今,他可以在各个国家到处旅游,也能支撑起自己的爱好,专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所以他很感谢这个时代。收藏相机、到处旅游、在家看书,停不下来的他把生活过得丰富多彩。

  海鸥相机的鼎盛时期,为购买一台海鸥,人们彻夜排队。后来,由于多种原因,海鸥相机全面衰弱,2004年海鸥厂整机全部停产,生产销售数字定格在2066万台。2014年,上海海鸥相机重新投产、依靠数字转型,但仍然面临老字号重振的困境。

本文由摄影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看海鸥相机印证的那个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