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浙大网红教授:中小学生上数学培训班可不能跟

- 编辑:bet36体育在线 -

浙大网红教授:中小学生上数学培训班可不能跟

  这几天,“矿爷”不停地收到学生们的拜年短信。还有不少爱学习的学生,还会在微博上@浙江大学苏德矿,讨教数学难题。他经常用手上那部大屏幕手机,一一认真回复。刷微博,帮学生解数学题,这些事总会花去他大量的时间。

  他是苏德矿,浙大数学教授,著名网红,人称“矿爷”。看起来,已经60岁的矿爷还得继续奋战在讲台上,因为学生离不开他。

  他是网络达人,微博、直播样样玩得溜。哪怕是春节,每天也要花很多时间,回答网友向他请教的数学问题。早上6点准时打开微博,他会先把一晚上收到的问题转发出去,鼓励其他网友动脑筋来解题。过一段时间,他再仔细浏览答案,看看有什么错漏。没人答对,他再详细解答。

  去年,他在慕课平台推出大学微积分课,在所有400门理科课程中,热度排名第12,“一共168节课,录了整整一学年,我瘦了十几斤。”

  虽然辛苦,经过大家周密细致的工作,第二轮微积分慕课正式上线,为同学们学习高数提供帮助。课程下热闹的讨论区,也是矿爷常驻的网络阵地。

  矿爷双眼高度近视超过1500度,视网膜还做过手术,看手机、电脑时总是贴近屏幕。

  “同学们都等着,我怎么能不回答?电子屏幕看多了眼睛特别痒,就滴点眼药水。我买了很贵的眼药水,还是德国进口的呢!”矿爷笑呵呵地说。谁能知道,那个风光的网红教授背后,还有这样的故事。

  矿爷不停婉拒学生上门拜年,一条祝福短信已经够让他高兴了,“来拜年买礼物要花钱,我更希望同学们把这些钱花在刀刃上。”

  “其实学数学,也没什么诀窍,关键是静下心来,要坐得住冷板凳,耐得住寂寞。”苏德矿说。虽然人们总说只有聪明人才学得好数学,但其实数学学得好的聪明人,用的也是笨办法——弄清楚公式的推导,记住公式,多做不同类型的题目,做过要思考,写注解,过一段时间把错题再做一遍。

  矿爷特意编了首学数学的口诀送给大小朋友们:公式要记清,方法铭记心,经典要熟练,题型要多变,考试省时间。

  在浙大,微积分课是很多文科生最头疼的基础课之一。“学数学有困难的学生,课前预习很重要。”矿爷指点说。

  预习的时候要挑出重难点,上课时重点听这方面的内容。“每个人上课肯定都会走神。”苏德矿说,“哪怕成绩好的学生,当老师讲到你会的那部分,他也会忍不住分心。当然,适当走神看看窗外,问题也不大。”

  在微博上,不止大学生、中学生,连小学生家长也常常“艾特”他,向他讨教数学问题。矿爷认为,小朋友学习数学,更重要的是培养兴趣。玩数学,爱数学,数学才会爱你。

  “如果小朋友有了学数学的兴趣,让他去参加兴趣班、培训班开拓视野,才算是一件好事,上培训班可不能跟风。”矿爷说。

  矿爷觉得假期不是用来学习的,一年到头坐数学冷板凳也会让人不舒服,“多休息,多看书,多出去旅游,增长见识也很重要。”

  近年来,升学焦虑从高考向低龄化蔓延,校外培训机构在其中推波助澜。暑假期间,半月谈记者走访发现,有部分培训机构鼓吹校外培训的重要性,超纲教超前学情况严重,违背孩子成长规律,扰乱学校正常教学秩序,引发家长焦虑。[详细]

  邵子衿就读于衢州市实验学校,9月份就要上六年级了,11岁的他看起来沉稳老练。爸爸是公务员,妈妈是高校的行政人员,夫妻俩对发明创造没什么兴趣。“事实上是没有发明基因。”妈妈徐莹咪开玩笑说。但邵子衿却是一枚地道“科技男”,从小就爱动手,爱看科技类和历史类的书籍。[详细]

  八月的北京,暑气袭人。这个暑期,是今年2月份教育部等四部门联合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以来的第一个暑假。治理的效果如何?记者近日走访了北京几家教育培训机构,发现情况并不乐观。在国家大力整治校外培训机构的背景下,暑期班“超纲教学”“提前教学”等问题依然一言难“禁”。为何屡禁不止?请看记者的调查。[详细]

  距离新学期开学,只剩下不到两周。现在开始犯焦虑症的,不仅仅是作业没做完的中小学生和他们的家长,还有幼儿园小班的老师们。[详细]

  前段时间,钱报记者曝光了一家名叫“智能优学中小学培训”的机构没有办学许可证,依然进行招生、办班的行为,引起了教育部门的高度重视。在经过两次约谈以后,杭州拱墅区教育局对智能优学做出初步处理意见一一责令停止违规办学,责令停业整顿[详细]

  上周,本报《“问诊教育生态”引众家长痛诉“六宗苦”》的报道刊出以后,反响热烈。各地读者纷纷致电扬子晚报热线,表达目前教育负担中的一种“不可承受之重”——“校外培训”已经形成一种无形而巨大的力量,将学校教育、家庭教育一起裹挟其中,它就像一种超级病毒,不仅极易传染,而且被传染者还在扩散病毒。如今“补习病毒”正四处肆虐,孩子无处躲藏。[详细]

  今年5月9日,陕西渭南警方破获了一起冒充教育机构的电信网络诈骗案,犯罪嫌疑人潜伏在学生家长QQ群里,通过新加受害人QQ好友,冒充受害人的孩子和老师,以教育培训报名为由,利用学生家长的特殊心理,骗取高额“培训费”。[详细]

本文由教育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浙大网红教授:中小学生上数学培训班可不能跟